當前位置:首頁 > 走近院士 > 院士風采
專注雜交油菜育種60余年的傅廷棟院士——“搞農業的就要多下田”(講述·一輩子一件事)

來源:辦公廳宣傳與政策研究處   發表時間:2021-03-25

[ 字號  ]

來源:《人民日報》(2021年03月24日  第06版)    記者:范昊天

 

傅廷棟在實驗室工作。劉 濤攝

 

1963年,傅廷棟(左)在導師劉后利的指導下進行油菜研究。華中農業大學供圖

 

    人物小傳

 

    傅廷棟,1938年出生于廣東省郁南縣,作物遺傳育種學家,中國工程院院士,現為華中農業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雜交油菜學科帶頭人之一,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。他致力于油菜多功能利用研究與開發,特別是利用北方秋閑地、南方冬閑田復種飼料(綠肥)油菜,對發展畜牧業、培肥土地、增加農民收入有著重要意義。當前,該技術正在大面積示范、推廣。

 

    湖北武漢,南湖之畔,獅子山下,華中農業大學校園里,有一片占地千余畝的油菜花田。每當春天來臨,金黃色的花海中蜂飛蝶舞,令人沉醉。花海中,前來賞花拍照的游人經常會看到一位身著“白大褂”,頭戴草帽,手拿筆記本,認真觀察、記錄每一株油菜生長情況的老人——他就是作物遺傳育種學家、華中農業大學國家油菜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傅廷棟院士。

 

    專注雜交油菜育種60余年,帶領團隊育成了70多個油菜品種,已是耄耋之年,他仍時常在田間勞作。“去年油菜花開的季節,正是疫情防控的關鍵期。很多工作人員都回不來,我就和本地的老師、工人一起下地,一起試驗、育種。”坐在研究中心的辦公室里,望著窗外的試驗田,今年83歲的傅廷棟打開了話匣子……

 

    “和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,使我收獲很大”

 

    1938年,傅廷棟出生在廣東省郁南縣。初中畢業后,他報考了當地的一所農業中專院校,畢業后他被分配到廣東省中山縣的一個農技站工作。

 

    “和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,使我收獲很大。我發現,農民迫切需要各種新的農業技術,這樣才能提高產量、增加收入。”傅廷棟當時想,農技知識浩如煙海,只讀到中專遠遠不夠。1956年,傅廷棟考取了華中農學院(現華中農業大學)農學系,之后他師從油菜遺傳育種學家劉后利,成為新中國最早一批油菜遺傳育種方向的研究生。

 

    “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我國主要的本地油菜品種是白菜型油菜,從海外引進的甘藍型油菜雖然產油量高一倍,但生長周期長。”傅廷棟說,如果兩種類型油菜雜交,有可能獲得高產且早熟的品種。

 

    但油菜是自花授粉植物,要進行雜交,必須首先找到一種只有雌蕊、沒有雄蕊的油菜。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,每到春天,在油菜試驗田里,總能看到傅廷棟的身影。他為每一株油菜花套上隔離袋和標志牌。在1972年3月20日早晨,傅廷棟走進種著國外引進的一個品種油菜區域時,突然眼前一亮:一株油菜的花朵雌蕊發育正常,圍繞雌蕊的6個雄蕊卻都呈萎縮狀態。伸手一摸,雄蕊沒有花粉!

 

    “這不正是我多年來一直在尋找的油菜品種嗎?”傅廷棟繼續仔細搜尋,當天一共發現了19株這樣的油菜。這一發現推動了雜交油菜領域的相關研究。傅廷棟說,截至目前,這一品種育成的雜交油菜超過200種,累計推廣面積達10億畝。

 

    “這樣的奔波,為的是一年要做兩年的事”

 

    除了著力提高油菜的產量,傅廷棟團隊還在解決油菜“雙低”育種問題上下功夫。“80年代以前,我國油菜品種多為高芥酸、高硫苷的‘雙高’品種,所產菜籽油的品質較差,長期食用這種油對人體健康不利。”傅廷棟介紹,他們團隊提出了“雙低+雜交優勢”的育種目標。

 

    從1975年開始,傅廷棟帶著他的科研團隊,在西北、西南地區進行夏繁加代工作。每年5月武漢油菜收獲后,就到青海、云南等地播種,9至10月初收獲后再回武漢播種。“這樣的奔波,為的是一年要做兩年的事,為此,我堅持了40多年。”傅廷棟說。

 

    在青海,夜晚氣溫接近零攝氏度,有時候傅廷棟因為照看油菜而忘記時間,來不及返回住處,只好跟工人們一起,在蓋著塑料布的小棚子里將就睡一晚。

 

    1992年,傅廷棟選育的我國第一個低芥酸雜交油菜品種“華雜2號”問世。此后,他的課題組育成優質“華雜”系列雙低雜交品種10余個,創造經濟效益超過30億元。

 

    “讓油菜發揮更大價值,是我們繼續努力的目標”

 

    90年代末,傅廷棟團隊長期在甘肅和政縣開展油菜北繁試驗研究。其間,傅廷棟發現了油菜科研的新方向。

 

    “我們在當地調研時發現,每年7月麥收后,到冬天還有兩個多月的農閑時間,地里不種東西,就這么荒著,十分可惜。”傅廷棟說,西北地區土地鹽堿化嚴重,很多莊稼都無法生長,但油菜比較耐鹽堿。如果利用這段時間進行油菜輪作,不僅可以開發鹽堿地,幫助恢復地力,還能儲備秋冬季畜牧業需要的青飼料。

 

    按照傅廷棟的構想,華農科研團隊聯合甘肅農業部門開展“麥后復種飼料油菜”試驗:7月下旬到8月上旬麥收后播種,生長60至80天,育成飼料油菜專用雜交種“飼油2號”,畝產青飼料3—4噸。2017年、2018年,傅廷棟團隊研究的復種飼料油菜技術,被國家農業部門公布為主推技術,在西北、東北地區和長江流域大面積示范、推廣。

 

    傅廷棟十分注重培養農業科研人才。年過八旬的他現在還會為研究生講《作物育種專題》等課程,為本科一年級學生講授《農業導論》。

 

    “他是一個對下田上癮的人,對許多數據都如數家珍。他總是能發現一些新的研究方向。”學生這樣評價傅廷棟。這幾年,他仍在各地推廣以“油用”為主,兼具“飼用”“觀光”和“菜用”等多功能利用模式的油菜,提高生產效益,增加農民收入。

 

    “現在聽到老師的教誨,就能回想起幾十年前看到他坐著摩托車進到村里時的樣子。” 湖北省崇陽縣白霓鎮回頭嶺村村民劉泉源是傅廷棟以前教過的學生,現在是當地油菜種植的“土專家”和農業科技“二傳手”。“待人和藹、治學嚴謹是傅老師給我最深的印象。”劉泉源說。

 

    “油菜不僅可以食用,還能釀蜜、榨油、做飼料和工業原料。”傅廷棟說,“搞農業的就要多下田,讓油菜發揮更大價值,是我們繼續努力的目標。”

 

    ■記者手記

 

    農民認可 最有分量

 

    從田間地頭到學術會議現場,從實驗科研到教書育人……翻開傅廷棟辦公桌上的相冊,一張張老照片述說著這位老專家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。其中最多的,還是他與油菜地的合影。

 

    一頂草帽、一身工裝、一個挎包,就是他最廣為人知的形象,往油菜地里一站,與普通農民看起來沒什么兩樣。

 

    從最初探索油菜產油高的秘訣,到研究菜籽油如何吃得健康,再到如今研究油菜飼用、觀光等多功能利用,傅廷棟的科研之路,恰是中國人從吃飽到吃好,再到追求更加美好生活的一個縮影。

 

    “科研就得圍著農民轉,多到實踐中去,才會有新的發現。”傅廷棟說。在他眼里,能適應生產的需要,得到農民的認可,為農民帶來實在的收益,這才是做科研的真正意義,才是最有分量的成績。

 

    原文:http://paper.people.com.cn/rmrb/html/2021-03/24/nw.D110000renmrb_20210324_2-06.htm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冰窖口胡同2號 郵政信箱:北京8068信箱 郵編:100088 工程院位置圖
電話:8610-59300000 傳真:8610-59300001 郵箱:bgt@cae.cn
Copyright © 2003-2021 中國工程院 備案號:京ICP備14021735號-3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8133號
五月天婷亚洲天综合网_亚洲成AV人影片在线观看_日本一区二区高清道国产_日本免费一二三区中文